TCL旗下奥鹏教育为何没用“一块屏幕”改变命运?

2019-02-16 21:14 作者:产业新闻 来源:凯发k8

  12月7日晚间,TCL集团宣布将集中资源发展核心半导体显示产业,拟出售智能终端以及相关配套业务,全球产销量稳居第三的液晶电视、销量曾位列全球排名第五的手机业务等均被剥离出上市公司。同时值得关注的信息是,TCL集团还计划在适当时机以重组、剥离或兼并出售的等多种方式,按股东价值推进下一轮的重组,翰林汇、教育网、环保等业务都在重组预期之列。

  这其中提到的教育网,包括TCL教育网有限公司(简称“TCL教育网”)、电大在线远程教育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电大在线”)以及北京奥鹏远程教育中心有限公司(简称“奥鹏教育”)等。TCL集团在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曾表示,奥鹏教育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学历教育服务运营机构,在网络学历教育服务、汉语水平考试(网考)服务方面居领先地位,并积极发展互联网教育和职业教育。

  青岛海尔、联想等掌握显示终端拳头产品的大厂商,都十分重视投入到教育方面,就在今年11月末,联想发布智慧教育解决方案,表明如今“应用+平台+终端”的教育信息化模式仍有巨大市场潜力可挖。坐拥液晶面板出货量全球前五的华星光电,又有国内数量最多的远程教育学习中心,TCL为何没有用一块屏幕改变中国教育?

  一.前传:国家远程教育公共服务提供商查阅TCL集团此次重组的相关备考资料可以发现,T.C.L.实业控股(香港)有限公司(简称“TCL实业”)作为本次拟出售的8家子公司之一,早先于2018年8月31日与TCL集团另一个子公司利荣发展有限公司(“利荣发展”)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TCL教育网100%的股权以港币199,740,520元对价转让给利荣发展,目前该股权转让已完成。

  (奥鹏教育股权结构图)因此,TCL教育网及奥鹏教育的股权不在TCL集团此次重组的资产范围内,还将留在上市公司TCL集团体内。但最新估值2亿港币(约合人民币1.76亿元)的TCL教育业务,未来注定剥离的命运。纵观TCL集团三十多年的发展,教育始终没有进入核心业务之列,却因为某些历史时机,在整个中国当代远程教育发展历程中扮演了特殊的角色。

  TCL集团从世纪之初开始投入教育,2001年1月,TCL教育网在香港注册成立。曾任TCL首席战略官的尉迟道坤(现为移动互联网产业基金CEO),2015年复盘中国在线教育发展历程时表示,因为2002、2003年网络高等教育的率先突破,他们开始投资学历教育,也包括后来的奥鹏。

  2001年12月,教育部高等教育司批准“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现代远程教育校外教学支持服务体系建设试点项目”立项,电大在线由此成立,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现已名为“国家开放大学”)与TCL教育网各持股50%。

  2002年12月,试点项目正式启动,2003年2月成立了奥鹏远程教育中心,具体负责体系的建设、运行及管理工作,当年的9月,奥鹏远程教育中心设立为企业法人,也就是今天我们所熟知的奥鹏教育公司,两年后正式进入全面运作阶段。

  奥鹏远程教育中心主任长期由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副校长兼任,借助电大系统,奥鹏在成立伊始便迅速在全国拓展。2007年初,全国已设立奥鹏远程教育学习中心1240个,28所省级电大设立了奥鹏远程教育管理中心。随着全国市场基本铺设完毕,奥鹏构建了国内覆盖区域最广、数量最多的学习中心和考试中心,近年来维持了远程教育学习中心1600多家、培训中心400家的规模。

  作为教育部唯一许可为重点高校开展远程教育提供支持服务的机构,电大在线及奥鹏中心在这十多年里扮演了国家远程教育公共服务提供商的角色,合作高校40多所,合作学历教育招生专业300多个。此外,TCL集团以TCL教育网为基础还组建了网络孔子学院,以HSK汉语等级考试作为主线拓展业务,考试区域以东南亚和中国境内为主,逐步在欧洲和北美进行考试拓展,堪称教育领域响应“一带一路”的旗帜。

  在2013年度报告中,TCL集团将教育网业务归入新兴业务群(该业务群还包括医疗电子业务和环保业务),除了巩固学历教育业务和孔子学院支持服务业务外,2013年还加强了职业教育业务拓展,形成了职业培训、企业培训、国培等多种商业模式,并计划利用“国培计划”、“奥鹏幼儿教育”、“民政部培训项目”、“深圳总工会培训项目”及“心理健康辅导员”等项目完成职业培训的全国布局。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过去以后,互联网技术发展、中国的网络环境、用户上网习惯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在线学历教育也走向成熟和稳健。即使拥有国家级的授权,仅此一家机构承担整个现代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的重任显然是不现实的。随着互联网教育创业大潮的来临,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纷纷介入教育领域,市场多样化的选择给TCL的教育业务、给奥鹏教育带来挑战。

  二、热潮:在线教育概念融入TCL内容服务版图燃起在线教育热的第一波力量是慕课(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世界名校利用慕课把传统教学搬上互联网,2012年以来猛烈冲击中国的在线教育,A股市场上“在线教育概念”最炙手可热的时候,TCL集团加大在这一赛道的投入,TCL的教育业务也谋求升级。2014年10月,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在接受《中国慈善家》杂志采访时说,他正与人谈合作,内容有关TCL“双+”战略转型的一步棋——慕课。他说,TCL的慕课以及一系列新产品预计10月份开始陆续上线。对此,芥末堆刊文指出:

  这家老牌制造企业在互联网公司的冲击下,下决心转型了。2014年初,TCL宣布将实施“智能+互联网”及“产品+服务”的“双+”战略转型,进军MOOC领域也是转型动作之一。

  (详见芥末堆文章《TCL也来了,老硬件公司要做MOOC系列产品》)

  李东生表态三个月后,奥鹏教育联合国内37所一流大学共同发起成立“MOOC中国”联盟,学生可按需订制课程。TCL集团在公告中表示,其推出的慕课网APP到2014年末累计注册用户已突破百万。又过去半年,慕课网APP以4.6万日活跃用户,宣告”在同类行业应用中用户数排名第一”,但用户平均使用时长数据未曾详细披露。

  (TCL旗下慕课APP用户数变化,数据来自年报)2014年常被称作在线教育“元年”,不仅慕课火了,O2O(Online To Offline)也在刷新人们对互联网+教育的理解。TCL集团在当年搭建了以酷友科技为核心的O2O业务平台,TCL教育网及在线教育项目又归属到互联网应用及服务业务群,教育O2O同样是其服务闭环的重要部分。此时,以乐视网、暴风集团为代表的互联网势力深深影响了电视机行业的竞争格局和走向,电视已从单纯产品竞争转为生态圈的竞争。TCL集团也适时升级了智慧商显业务,以“系统+智能显示终端+服务”的业务模式,为包括教育等行业在内的用户提供系统产品与服务。在智能电视消费者一端,“教育+生活”子生态与游戏、视频等共同构成TCL集团客厅经济生态圈。在这一发展基础上,TCL集团向上游与硬件方面的华星光电联动,在内容上则与奥鹏教育及其他第三方进行资源跨界整合,试图打造出集“平台、内容、终端及应用”于一身的跨界智能终端产品。不仅是慕课网,这一阶段的TCL教育网旗下奥鹏学吧、同学APP等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项目纷纷上马。奥鹏教育也在此时充分利用TCL集团资源,例如与TCL金融控股集团合作推出学费分期产品“E学贷”。TCL集团表示,TCL教育网将运用自身在教育资源及线上线下运营能力方面的领先优势,在高成长的在线教育细分市场持续孵化创新业务。

  三:变局:核心赛道的资本市场角逐更大的变局从2015年开始,国内互联网职业培训领域巨头逐个登陆资本市场,奥鹏教育作为上市公司TCL集团旗下教育行业布局的落子,优势并未凸显和加持。

  也是在2015年,TCL集团完成56.18亿元的定增,引入实际控制人为教育部的紫光集团,至今紫光集团仍是TCL集团第4大股东,双方合作主要在通信和半导体领域。

  2015年至2018年,奥鹏教育已经逐渐几乎等同于TCL旗下全部教育业务,但该业务在整个集团中的地位却走向边缘化。2018年上半年开始,奥鹏教育又划归到财务管控业务群中(集团分为四大业务群,另三大业务群分别是:半导体显示、智能终端、新兴业务群),这一业务对于与核心业务关联度小,但未来增长及回报潜力较大的业务标的,TCL集团主要以财务管控模式管理投资组合。TCL教育业务剥离出上市公司的意图,已经隐隐浮现。

  这时候,奥鹏教育(TCL教育网)已经是在线教育领域的一块活化石,他的核心优势到底在哪里?

  2015年开始作为资本市场新面孔出现的职教互联网公司中,被全通教育(300359.SZ)收购的继教网、挂牌新三板的教师网(871610.OC)、尚睿通(835971.OC)十分值得关注。他们都归属于K12基础教育教师继续教育培训行业,继教网、尚睿通都在相关信息披露公告里重点提及了这一激烈竞争赛道中的奥鹏教育,而2017年TCL集团年报中也指出奥鹏教育的教师培训业务收入实现快速增长。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继教网、奥鹏教育、中国教师研修网、中央电化教育馆培训中心等几家企业,由于在项目实施经验、技术平台、服务网点和渠道、课件资源、市场意识等方面的比较优势,共同占据大部分教师继续教育市场份额。

  据了解,由于教师远程培训机构具有较高的准入门槛,教育部于2010年、2012年先后发布了两批“国培计划”教师远程培训机构推荐名单,至今全国只有33家远程培训机构具备申报“国培计划”远程培训项目的资质,地方教育部门组织的培训也基本参照教育部要求在这33家机构中选择。奥鹏教育于2010年入选教育部“国培计划”教师远程培训机构推荐名单,已建设了面向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课改等各级师资,覆盖全部23个学科的全套课程体系,年均培训教师近10万人次。

  同时,技术平台的自主研发实力也是不可忽视的一方面。据官方资料,奥鹏教育研发了远程教育平台“OES教学管理平台”、智能化云教育平台,通过向各类用户提供多维度灵活的运营服务,成为国内远程教育领域服务规模最大的教育服务机构。

  TCL集团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表示,奥鹏教育今年前三季度学历教育、教师培训业务都稳步推进,并向B2C业务拓展。在另一条赛道上,慕课网通过教育资源整合最终变为TCL旗下互联网IT职业教育平台,建立了付费课程的商业模式,变现能力逐步提升,截至2018年9月末,互联网IT职业教育平台(慕课网)注册用户同比增长32.3%,用户规模达1401.5万人,行业排名第一。

  在远程教育领域发展17年之后,TCL集团实施重大资产重组的时机之下,奥鹏教育是否冲刺上市有望?至今,TCL集团体系内曾培育出5家上市公司(部分已私有化),并且主营业务以外参股的上海银行(601229.SH)、宁德时代(300750.SZ)等都已实现上市。就在2018年11月末,TCL集团持股60%的科天智慧云(广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科天云”)宣布2019年将引入战略投资者,备战IPO。科天云主营多场景视频通讯和协同会议系统,为在线培训、网络会议等领域的直播线提供云服务,拥有新东方、韦博英语等众多教育行业客户。

  那么,奥鹏教育如果从TCL集团剥离出去,能否在新格局中发挥更大的作用?TCL集团此次重组获得媒体聚焦,重组完成后集团业务将更加清晰,或许能看到更多答案。

  注:本文来自于投稿,不代表芥末堆观点。

  各种娱乐生活,情感故事。